蟑螂

小時候天黑後一開廚房燈就會看見一群蟑螂四處逃散. 我很不喜歡他們, 心裡一直想消滅他們. 有幾回我拿著拍子在黑暗中突擊. 打死了一些, 可是隔天算算, 好像有增沒減. 幾次之後, 我也接受了事實:他們是無法消滅的. 仍然, 我一沒事就到廚房開燈關燈, 一心要吵得他們沒好日子過.

來美國後我沒見過蟑螂, 我很高興. 這幾年回台灣只有一回在同學家看到一隻小蟑螂. 小蟑螂好像不那麼叫人厭惡.

這回回去有幾天跟鄧師姊和徐師兄住在一塊. 有一天在房裡看到一隻大蟑螂, 跟小時看到的一模一樣. 仇人見面份外眼紅. 我立刻跟徐師兄說, 〝你們家有隻蟑螂!〞, 心中希望他能做些什麼.

徐師兄信佛信得非常虔誠. 他看它一眼, 說, 〝隨它去吧! 〞那隻蟑螂, 似乎曉得它有保護人, 大搖大擺的走開了.

鄧師姊和徐師兄陪了我幾天就各有事走了, 留下我一人. 他們走後的第一個晚上, 我在浴室又見到那隻大蟑螂. 我們對視很久, 我想到徐師兄的話, 決定饒了它. 它從容的走了.

那晚我心想蟑螂實在對我們健康不好. 我不像鄧師姊和徐師兄信佛信得那麼投入, 做為他們的朋友也許我有責任為他們好而處理掉那蟑螂. 萬一將來一變十, 十變百, 要請它們走就難了.

隔天我看見那蟑螂從主臥室走出來. 它似乎知道我改變主意了, 見了我掉頭就跑. 我追進臥室,它己經不見蹤影.

那天我打了個電話給鄧師兄(鄧師姊的哥哥) 問他怎麼辦. 他建議我用紙包住它,把它放在院子裡. 〝可是萬一它到了別人家, 我會有罪惡感的, 〞我說. 鄧師兄說不會的.

那晚在客廳我又見到它了. 我拿張紙想把它蓋上卻摔了一跤. 坐在地上我終於抓到它了. 想把它捏死卻下不了手(畢竟我也學了一些佛法). 我拿到洋台, 想把它丟到院裡, 又怕它飛進別人家裡. 提著它來回走了一下, 最後把它放在垃圾袋裡, 把垃圾袋放到地下室的垃圾桶中.

我打個電話給好友嘉玉, 告訴她我心情不好. 徐師兄叫我隨它去, 可是我沒聽他的. 嘉玉說, 〝我的意見是你就該捏死它, 然後為它禱告希望它下輩子不再做隻蟑螂. 〞

一隻蟑螂引起這麼多的見解. 其實我不在乎與它共存, 我只是真的不想見到它.

About Helen C

A retired computer programmer who loves writing and photographing, and has managed to publish a YA novel "Jin-Ling’s Two Lef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的故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