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自心

 

學佛以前我就發覺我時常做” 反觀自心” 這動作. 其實, 嚴格說起來, 我不是在” 反觀自心”, 而是心中住著另外一個我, 而那另外一個我常常莫名其妙的分析我的一舉一動, 甚至硬是要跟我討論我的行為. 坦白說, 有的時候, 她真的很煩, 雖然有時我也感激她.

比如說, 在超市門口看見一個乞丐. 我一直覺得乞討是件萬不得已, 而很需要勇氣去完成的事.  我把錢放在他手裡就匆匆離開, 希望這樣可以減少他的尷尬. 還沒走兩步, 那另外一個我就說話了: “你是真的怕他尷尬, 還是你覺得他跟你不一樣, 你不願意花時間在他身上?”

“我是真的怕他尷尬! 我小的時候, 母親在街頭賣雞蛋. 她好可憐!”

“真的怕他尷尬嗎? 再想想.”

“真的! 你不相信就算了. 不要再吵我.”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人跟你母親買雞蛋, 匆匆付了錢就走了,看也不多看你母親一眼, 她會覺得好受嗎? 她會比較不尷尬嗎?”

這番話還真有些道理. 可是, 基於面子問題, 我還是丟下一句: “好啦, 我再想想. 不要再吵我了.”

沒想到她還要追殺一句: “你錢包裡還有錢, 為什麼不多給一些?”

這就是那個可愛又可恨的另外一個我. 我說”可恨” 也是有理由的.

在2001 年3 月, 我參加了一個電腦程式員的語言檢定考試. 那是一個出了名難考的檢定考試, 就是因為是出了名難考, 我特別想去” 玩” 一下. 公司很願意出考試費用, 可是自己太沒把握了, 只好自費報名. 有個同事知道我想試一試, 直接了當的告訴我, 我一定考不過. 我同意他.

終於, 三月初, 我請了一天假, 偷偷的上了考場. 出乎意外的, 我居然考過了. 從考場到停車位, 我好像飛在天上一樣. 一坐進車裡, 馬上拿起手機要打個電話給爸爸, 媽媽. 就在那時, 另外一個我出聲了: “好強的慢心! 你驕傲什麼呢? 有1/4是猜的, 不是嗎?”

我做了幾個深呼吸, 決定回到家再打電話, 心想那時心情就該穩定下來了.  回到家, 還是覺得輕飄飄的. 我想再給自已一些時間, 決定下午4點左右撥電話.

下午2點, 坐在電腦前, 我突然大哭起來. “你哭什麼呢?” 我大聲問自己. “沒關係的. 就算你驕傲了, 也是可以了解的,” 我跟自己說.

就在下一秒, 我收到母親過世的消息. 母親一直很健康, 那天突然倒地. 父親因為不懂英文, 不知如何求救. 如果我不在乎自己一時的驕傲,  如果我不”反觀自心”, 如果我打了那通電話…

母親去逝之後, 我對”反觀自心” 多多少少有些質疑. 學佛以後, 我漸漸了解業果, 知道真正的問題, 母親的去逝, 也許, 跟我那天的”反觀自心” 沒有絕對的關係.

至於那另外一個我… 我不再恨她. 我越來越覺得那是前世的我.

About Helen C

A retired computer programmer who loves writing and photographing, and has managed to publish a YA novel "Jin-Ling’s Two Lef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