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學廣論

昨天的廣論課很想逃課. 很久沒有逃課的念頭, 它一來來得凶猛. 即使在課堂中, 大家閒聊的時候, 我仍然有種要逃的衝動. 前陣子那顆勇猛精進的心去哪了呢? 真如老師說, “所以很多道理都在說:真正的苦樂,其實操縱者是在於我們自己。佛法就是在告訴我們這些,如何操作內心讓它生出快樂、遠離痛苦,所有的道理都直接指向操作面,最先操作過來的一定是自己的認知。” 認知什麼呢? 感謝佛陀–老公的腫瘤不是侵略性的; 知道這一切都是業; 這情況是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跟自己說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心中那塊石頭仍然在心中穩如泰山. 那塊石頭就是我的痛苦嗎? 它不肯走是因為我的執著嗎? 上課時,在那一吋大的小方塊裡, 我看見宋師姊忙著調整麥克風的位置讓我們線上同學聽得清楚. 心中感激, 也覺得很溫暖. 還好沒逃課, 我跟自己說. 真如老師說, “我們生命的正在進行式,說「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這是我們常常都會講的一句話。所謂的不如意,就會給我們的心中帶來很多失落呀、悲觀呀,還有焦灼、無可奈何、徬徨等等諸多的這些痛苦。實際上每一天、每一天,如果我們已經脫離孩童時代了,我們就將面對成長後的很多煩惱,這些煩惱有的也解決不了,就是一直在進行。那麼如果在這個心續之中隔出一個小小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就好像我們走進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跟師父請益一樣。那個時光就是,我們突然從一個喧囂的塵世中走進了寺院,然後走到了一個非常非常親切、非常非常熱情、目光很深邃的這樣一位老和尚的面前,坐在他的面前聽他說法。” 我要逃到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裡…

Posted in 學廣論,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隨念深恩 (廣論複習)

原文 P35, L1: 《華嚴經》說:「善財童子,如是隨念痛哭流涕。諸善知識,是於一 切惡趣之中,救護於我。令善通達法平等性。開示安穩不安穩道。以 普 賢 行 而 為 教 授 。 指 示 能 往 一 切 智 城 , 所 有 之 道 。 護 送 往 赴 一 切 智 31 處。正令趣入法界大海。開示三世所知法海。顯示聖眾妙曼陀羅。善 知識者,長我一切白淨善法。」應如此文而正隨念。一切句首,悉加 「諸善知識是我」之語。於前作意善知識相,口中讀誦此諸語句,意 應專一念其義理。於前經中,亦可如是,而加諸語。 消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煩惱與蛇

每次上完一堂全廣課, 心底裡又是佩服又是慚愧. 佩服的是師兄姊們對這堂課的深入的了解, 慚愧的是自己明明認真的唸了同樣的文字, 而且自覺頗有收獲, 到上課時才發現自己的思緒原來只是停留在表面一層而已. 比如說, 上師說〝當煩惱生起的時候,我們要像抖落跑進懷裡的蛇一樣〞. 聽到上師的話後, 我立刻告訴自己 :〝以後煩惱生起時, 一定要記得抖落這條蛇! 〞心裡還挺高與自己的小成就. 後來在複習課上, 駱班長問我們為什麼遇見煩惱時沒有像上師說的那樣覺得是蛇入懷中, 我才想:〝對呀!  我為什麼從來沒有蛇入懷中的感覺呢? 〞然後又想: 〝 這麼好的問題, 我怎麼沒想到呢? 〞 駱班長的問題, 我一時想不出答案. 考慮很久, 我覺得原因是過去的我一直以為煩惱的來臨是無法掌控的, 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一樣. 比如說當別人造謠傷害你, 你不是別人, 你怎麼去防止別人這麼做呢? 別人這麼做了, 無法避免的, 你會有些感受(煩惱). 生為一個敏感的人, 剛開始的時候常被煩惱折磨, 後來在經驗中學到對付煩惱最好的方法就像看見熊 — 裝死最好. 當然, 那是我學廣論之前的想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我學廣論

我學廣論的初衷是非常清楚的: 我想做一個更好的好人. 我相信學廣論後我會變得更好, 但是我並不期待很大的改變, 因為我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好人了. 沒想到三年裹我會變這麼多. 今天很高興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改變. 剛開始讀廣論的時候怎麼看也看不懂. 原文不懂, 手抄稿也不懂. 每回唸了兩行就唸不下去了. 奇怪的是即使不知所云,  心裡很明顯的多了一份不尋常的寧靜和歡喜. 就是那種很奇怪的舒服感,使得我堅持下來了. 我原本學廣論是想對別人更好.  沒想到第一個受惠的居然是自己. 漸漸的, 不知不覺的, 我遇境的感受和反應跟以前不同. 從前看見的是別人的行為.  現在常常看見的是別人的煩惱和他的業. 讓我舉個例子. 這裡東方菜場賣一盒一盒的芒果. 最近看到有幾個人把別盒的芒果擠到自己盒內. 本來一盒12個芒果, 他那盒, 以同樣的價錢, 買了15, 16 個.  從前我討厭這種人, 現在我悲憫他.  擔心他今天造的業將會帶給他什麼樣的果, 也趁此警戒自己三毒的可怕. 最近一個兩年不見的過去的同事突然送了一個訊息說要借錢. 我可以想像以前的我的第一個想的是” 為什麼你有吃有喝的時候都不找我, 要借錢才找我?” 我大概會問他借錢的原因, 如果我不同意他的原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學廣論的一個收獲

前天打電話給小哥, 他的聲音溫和又充滿了感情. 那是一種叫人舒服的聲音, 一個我從來沒聽過的他的聲音. 幾天前我寄了些眼藥膏給他. 在包裹裡我夾了一封信, 告訴他他是我所知道心腸最好的人, 告訴他我喜歡他做我哥哥. 我做夢也沒想到我會那麼說. 更沒預料到我是會打心底說出那些話來. 母親說如果小哥只剩下一條長褲, 別人問他要, 他仍然會送給別人. 母親說對了. 我大學時他來看我, 他把他所有的錢都給了我, 臨走才想起來他仍需要車票錢. 現在他雖然身無所有,有時他知道某人很可憐, 會問我可不可以幫那人一把. 小哥心腸好是沒話說的. 但是他是我的一個沈重的包袱, 常常壓得我透不過氣來. 他酗酒, 自以為是, 容易發睥氣. 先跟妹妹鬧翻了, 後來不理大哥只因為大哥勸他住休養院 (他臥病十多年了, 實在需要專人照顧). 我成為他唯一說話的人. 跟他說話不是件開心事, 常常說完話後我會沮喪很多天. 身為他唯一說話的人讓我覺得十分倒霉. 我不是肯放棄的人. 雖然覺得倒霉, 我仍抱著一絲希望有一天小哥會回轉變成一個好哥哥. 可是幾年下來我也認了. 我接受了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的事實. 心裡很清楚如果沒有小哥, 我的人生會快樂很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