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情緒

大腦罷工的時候

最近在上一門課. 前些時研討班的主持人有事, 找了另一個人(暫時, 尊稱〝A〞吧)代理. 上課時A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叫我非常不舒服. 不聽就是了, 我跟自己說. 沒想到居然被A點名到, 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客氣的說, 〝我沒有問題.〞  希望A就此放我一馬. 叫我意外的是, 她連〝 沒有問題〞 都不肯放過, 不很高興的”訓”了幾句. A的態度讓我有些不開心. 很快地思索了一下, 我有幾個選擇: (1) 禮貌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2) 嚴肅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3) 生氣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要選哪個呢? 坦白說, 到了這個年紀,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像皇帝一樣, 至少, 看了不順眼的東西, 掉頭就走是做得出, 而且是被自己允許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昨天的廣論課很想逃課. 很久沒有逃課的念頭, 它一來來得凶猛. 即使在課堂中, 大家閒聊的時候, 我仍然有種要逃的衝動. 前陣子那顆勇猛精進的心去哪了呢? 真如老師說, “所以很多道理都在說:真正的苦樂,其實操縱者是在於我們自己。佛法就是在告訴我們這些,如何操作內心讓它生出快樂、遠離痛苦,所有的道理都直接指向操作面,最先操作過來的一定是自己的認知。” 認知什麼呢? 感謝佛陀–老公的腫瘤不是侵略性的; 知道這一切都是業; 這情況是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跟自己說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心中那塊石頭仍然在心中穩如泰山. 那塊石頭就是我的痛苦嗎? 它不肯走是因為我的執著嗎? 上課時,在那一吋大的小方塊裡, 我看見宋師姊忙著調整麥克風的位置讓我們線上同學聽得清楚. 心中感激, 也覺得很溫暖. 還好沒逃課, 我跟自己說. 真如老師說, “我們生命的正在進行式,說「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這是我們常常都會講的一句話。所謂的不如意,就會給我們的心中帶來很多失落呀、悲觀呀,還有焦灼、無可奈何、徬徨等等諸多的這些痛苦。實際上每一天、每一天,如果我們已經脫離孩童時代了,我們就將面對成長後的很多煩惱,這些煩惱有的也解決不了,就是一直在進行。那麼如果在這個心續之中隔出一個小小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就好像我們走進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跟師父請益一樣。那個時光就是,我們突然從一個喧囂的塵世中走進了寺院,然後走到了一個非常非常親切、非常非常熱情、目光很深邃的這樣一位老和尚的面前,坐在他的面前聽他說法。” 我要逃到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裡…

Posted in 學廣論,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糾結

我們糾結常常來自我們的執著. 在上一堂廣論課裡, 駱師兄問大家學佛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我因為在線上上課不便發言(其實也不習慣發言), 雖然心中的確有些疑問. 我從小就常為人著想. 大事小事只要可能傷到別人, 我就儘量不做. 有時不小心讓別人難過, 我總自責很久. 雖然後來想通了自己也是個人, 學會了保護自已, 那兒時的常替人想的我從來沒有在我心底消失. 佛教那種利他的精神很自然的就是我想要的境界. 簡單說, 我想做更好的人, 我相信信佛可以幫助我. 正巧幾個兒時玩伴都信了佛,有他們指導我, 我信佛的道路看來是條康莊大道. 我喜歡寫文章. 對一個寫文章的人來說喜怒哀樂 –人的各種情緒,都是一樣的重要, 都是珍貴而必須 珍惜的. 只靠” 喜樂” 是寫不出動人的故事. 學佛後放下一部份的執著, 心情比以往平靜的我叫我心喜卻又有些擔憂. 感覺中好像因為學佛失去了一些寫作的動機和能力. 可是同修的朋友都太好了, 自己年紀大了, 寫文章的機會確實不多. 雖然心中有些擔憂, 我卻也能按下不表, 朝學佛的路繼續前進. 今早朋友寄來一條好聽的歌. 那是我很喜歡的歌. 聽完歌後很是感動. 突然舊問題重新浮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哼歌

好久沒聽到自己哼歌了. 昨晚一聽到, 立刻警覺起來. 是這樣的, 每回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哼起歌來. 埃罵時, 受委屈時, 甚至在跟老公吵架吵了一半時, 我就自自然然的哼起歌來. 好久沒聽到自己哼歌了. 我真不喜歡聽.

Posted in 情緒, 我的故事 | Leave a comment

無語

有時我們無話可說, 有時有話而不想說, 有時有話卻不能說.   夜晚望著天空. 你對星星說, “聽聽我的心事吧!” 星星眨著眼晴. 每回你不想聽別人說話的時候, 你也是這樣眨著眼晴的.

Posted in 情緒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