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思

大腦罷工的時候

最近在上一門課. 前些時研討班的主持人有事, 找了另一個人(暫時, 尊稱〝A〞吧)代理. 上課時A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叫我非常不舒服. 不聽就是了, 我跟自己說. 沒想到居然被A點名到, 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客氣的說, 〝我沒有問題.〞  希望A就此放我一馬. 叫我意外的是, 她連〝 沒有問題〞 都不肯放過, 不很高興的”訓”了幾句. A的態度讓我有些不開心. 很快地思索了一下, 我有幾個選擇: (1) 禮貌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2) 嚴肅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3) 生氣地告訢她: 〝你再逼, 我還是沒問題.〞 要選哪個呢? 坦白說, 到了這個年紀,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像皇帝一樣, 至少, 看了不順眼的東西, 掉頭就走是做得出, 而且是被自己允許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昨天的廣論課很想逃課. 很久沒有逃課的念頭, 它一來來得凶猛. 即使在課堂中, 大家閒聊的時候, 我仍然有種要逃的衝動. 前陣子那顆勇猛精進的心去哪了呢? 真如老師說, “所以很多道理都在說:真正的苦樂,其實操縱者是在於我們自己。佛法就是在告訴我們這些,如何操作內心讓它生出快樂、遠離痛苦,所有的道理都直接指向操作面,最先操作過來的一定是自己的認知。” 認知什麼呢? 感謝佛陀–老公的腫瘤不是侵略性的; 知道這一切都是業; 這情況是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跟自己說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心中那塊石頭仍然在心中穩如泰山. 那塊石頭就是我的痛苦嗎? 它不肯走是因為我的執著嗎? 上課時,在那一吋大的小方塊裡, 我看見宋師姊忙著調整麥克風的位置讓我們線上同學聽得清楚. 心中感激, 也覺得很溫暖. 還好沒逃課, 我跟自己說. 真如老師說, “我們生命的正在進行式,說「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這是我們常常都會講的一句話。所謂的不如意,就會給我們的心中帶來很多失落呀、悲觀呀,還有焦灼、無可奈何、徬徨等等諸多的這些痛苦。實際上每一天、每一天,如果我們已經脫離孩童時代了,我們就將面對成長後的很多煩惱,這些煩惱有的也解決不了,就是一直在進行。那麼如果在這個心續之中隔出一個小小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就好像我們走進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跟師父請益一樣。那個時光就是,我們突然從一個喧囂的塵世中走進了寺院,然後走到了一個非常非常親切、非常非常熱情、目光很深邃的這樣一位老和尚的面前,坐在他的面前聽他說法。” 我要逃到師父在鳳山寺的辦公室裡…

Posted in 學廣論,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隨念深恩 (廣論複習)

原文 P35, L1: 《華嚴經》說:「善財童子,如是隨念痛哭流涕。諸善知識,是於一 切惡趣之中,救護於我。令善通達法平等性。開示安穩不安穩道。以 普 賢 行 而 為 教 授 。 指 示 能 往 一 切 智 城 , 所 有 之 道 。 護 送 往 赴 一 切 智 31 處。正令趣入法界大海。開示三世所知法海。顯示聖眾妙曼陀羅。善 知識者,長我一切白淨善法。」應如此文而正隨念。一切句首,悉加 「諸善知識是我」之語。於前作意善知識相,口中讀誦此諸語句,意 應專一念其義理。於前經中,亦可如是,而加諸語。 消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煩惱與蛇

每次上完一堂全廣課, 心底裡又是佩服又是慚愧. 佩服的是師兄姊們對這堂課的深入的了解, 慚愧的是自己明明認真的唸了同樣的文字, 而且自覺頗有收獲, 到上課時才發現自己的思緒原來只是停留在表面一層而已. 比如說, 上師說〝當煩惱生起的時候,我們要像抖落跑進懷裡的蛇一樣〞. 聽到上師的話後, 我立刻告訴自己 :〝以後煩惱生起時, 一定要記得抖落這條蛇! 〞心裡還挺高與自己的小成就. 後來在複習課上, 駱班長問我們為什麼遇見煩惱時沒有像上師說的那樣覺得是蛇入懷中, 我才想:〝對呀!  我為什麼從來沒有蛇入懷中的感覺呢? 〞然後又想: 〝 這麼好的問題, 我怎麼沒想到呢? 〞 駱班長的問題, 我一時想不出答案. 考慮很久, 我覺得原因是過去的我一直以為煩惱的來臨是無法掌控的, 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一樣. 比如說當別人造謠傷害你, 你不是別人, 你怎麼去防止別人這麼做呢? 別人這麼做了, 無法避免的, 你會有些感受(煩惱). 生為一個敏感的人, 剛開始的時候常被煩惱折磨, 後來在經驗中學到對付煩惱最好的方法就像看見熊 — 裝死最好. 當然, 那是我學廣論之前的想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無我

每回站在高山, 大海前, 總有一種被宇宙吞蝕的感覺. 一種只有宇宙沒有我, 一種平靜, 滿足, 而內心歡喜的感覺. 前些日子得了肺炎(Pneumonia), 昏睡一週, 腦裡一片空白, 感覺不到我的存在, 也不知道宇宙是什麼. 佛教說無我就沒有煩惱. 真不是蓋的! 雖然我那些”無我”的經驗並不是佛家所說的無我, 在那些無我的時刻, 我真的一點煩惱也沒有.

Posted in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學廣論的一個收獲

前天打電話給小哥, 他的聲音溫和又充滿了感情. 那是一種叫人舒服的聲音, 一個我從來沒聽過的他的聲音. 幾天前我寄了些眼藥膏給他. 在包裹裡我夾了一封信, 告訴他他是我所知道心腸最好的人, 告訴他我喜歡他做我哥哥. 我做夢也沒想到我會那麼說. 更沒預料到我是會打心底說出那些話來. 母親說如果小哥只剩下一條長褲, 別人問他要, 他仍然會送給別人. 母親說對了. 我大學時他來看我, 他把他所有的錢都給了我, 臨走才想起來他仍需要車票錢. 現在他雖然身無所有,有時他知道某人很可憐, 會問我可不可以幫那人一把. 小哥心腸好是沒話說的. 但是他是我的一個沈重的包袱, 常常壓得我透不過氣來. 他酗酒, 自以為是, 容易發睥氣. 先跟妹妹鬧翻了, 後來不理大哥只因為大哥勸他住休養院 (他臥病十多年了, 實在需要專人照顧). 我成為他唯一說話的人. 跟他說話不是件開心事, 常常說完話後我會沮喪很多天. 身為他唯一說話的人讓我覺得十分倒霉. 我不是肯放棄的人. 雖然覺得倒霉, 我仍抱著一絲希望有一天小哥會回轉變成一個好哥哥. 可是幾年下來我也認了. 我接受了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的事實. 心裡很清楚如果沒有小哥, 我的人生會快樂很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學廣論, 我思 | 3 Comments

信佛. 寫作. 侯文詠.

我才在上篇”糾結”談到我學佛的障礙, 沒想到六天後的現在我己經看見一線曙光. 開始學廣論不久(人在,心不完全在的時候), 有一天我發現侯文詠也在上廣論課, 一瞬間我有一種失落, 失望, 不高興的感覺. “侯文詠不做醫生, 做作家” 是很多人知道的事. 我最初知道他是因為妹妹說看他的書笑到肚子痛. 一聽妹妹這麼說, 我立刻去圖書館借了所有他的書來看. 我雖然沒有笑到肚子痛, 但的確大笑數回. “失落” 是容易解釋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再也唸不到那叫我大笑數回的他的書. 感覺中我的生命裡失掉了什麼, 所以覺得”失落”. 但是信佛是他的事, 我憑什麼去失望, 甚至不高興呢? 坦白說,當時 我自己也不清楚. 最近在想自已學佛的障礙時, 我突然記得唸過幾篇文章說當一個作者寫篇文章時, 他不知不覺的給了讀者一個允諾. 他告訴讀者他是誰, 並給他們一個訊息說, “我在這裡. 我不會走.” 當這作者大大的改變了他的寫作風格的時候, 那允諾不再存在. 照這樣說起來, 失望, 不高興的感覺也是可以了解的. (這裡我所說的是讀者的心態, 我並不是暗示作家對讀者的失望, 不高興要負責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我的故事, 我思, 信佛 | Leave a comment

糾結

我們糾結常常來自我們的執著. 在上一堂廣論課裡, 駱師兄問大家學佛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我因為在線上上課不便發言(其實也不習慣發言), 雖然心中的確有些疑問. 我從小就常為人著想. 大事小事只要可能傷到別人, 我就儘量不做. 有時不小心讓別人難過, 我總自責很久. 雖然後來想通了自己也是個人, 學會了保護自已, 那兒時的常替人想的我從來沒有在我心底消失. 佛教那種利他的精神很自然的就是我想要的境界. 簡單說, 我想做更好的人, 我相信信佛可以幫助我. 正巧幾個兒時玩伴都信了佛,有他們指導我, 我信佛的道路看來是條康莊大道. 我喜歡寫文章. 對一個寫文章的人來說喜怒哀樂 –人的各種情緒,都是一樣的重要, 都是珍貴而必須 珍惜的. 只靠” 喜樂” 是寫不出動人的故事. 學佛後放下一部份的執著, 心情比以往平靜的我叫我心喜卻又有些擔憂. 感覺中好像因為學佛失去了一些寫作的動機和能力. 可是同修的朋友都太好了, 自己年紀大了, 寫文章的機會確實不多. 雖然心中有些擔憂, 我卻也能按下不表, 朝學佛的路繼續前進. 今早朋友寄來一條好聽的歌. 那是我很喜歡的歌. 聽完歌後很是感動. 突然舊問題重新浮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緒, 我思 | Leave a comment

意外的收獲

照相,有時候, 會有意外的收獲.  那天照相時, 我只看到好友阿丁的微笑, 回到家後才看到她身旁的陌生人表情十足. 想想也倒是真的, 很多意外的收獲不是當時可以領會的, 即使當時可以領會, 也可能無法立刻了解. 也許就因為這樣, 我們可以有一份期待, 期待那個我們不明白的〝意外的收獲” 即將清楚的呈現在眼前.

Posted in 我的故事, 我思, 攝影 | 2 Comments

怕冷

  每回出去玩, 我喜歡多帶衣服, 即使在大熱天, 我常隨身攜帶一件毛衣. 上當學乖. 經過幾回差點被冷氣凍死的經驗, 我覺得靠自己還是最靠得住. 我台灣的朋友們都笑我怕冷,他們説一個住在冰天凍地的地方的人怎會這麼怕冷。我突然發覺我不懂〝怕〞這個字的意思. 去阿里山時候,我準備了由華氏2O度到5O度的衣服. 結果不但自已穿得暖和, 還把一件春秋外套和帶去最暖和的外衣借給阿丁穿. 在泰國看表演時,冷氣吹得叫人發抖,我的圍巾借給了姊姊. 在澳洲,夜晚大夥走在街上,頗有些涼意,我的披肩借給了同事. 不是每回借衣服給別人的時候,我自己都穿得很暖和. 有回跟大姊逛街,購物中心的冷氣特別強,我把毛衣給姊姊穿,陪她一間一間逛了好幾小時,自己凍得話都說不出. 母親出葬時是三月初,特別冷, 風又特別強, 冷風刺骨,每個人把大衣領口抓緊唯恐冷風穿入. 坐在輪椅上的父親穿著大衣,仍然面色發青,我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給父親蓋在身上. 我不〝怕〞冷. 我只是不喜歡冷的感覺. 不喜歡自已冷, 不喜歡別人冷.

Posted in 我的故事, 我思 | 3 Comments